• 当前位置: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 > 公式专区 > 正文

  • 当然是拖着达飞上前看热闹去了
    时间:2020-06-0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    走在街上,席妮像是个小孩子似的,到处看到处玩,只要是席妮看上眼的东西,达飞这金主就得掏腰包付帐。虽然席妮要的东西不多,可她的眼光倒还不差,选的东西全是高价品,让达飞的荷包大为失血。即使有比武大会冠军所得的高额奖金一万金币,也禁不起让席妮这么挥霍无度。不过一个突来的事件打断了席妮的购物欲,在他们前方不远处,有数名大汉围住了一名女子。席妮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当然是拖着达飞上前看热闹去了。席妮瞧了眼前的局势后,打趣的向达飞问道:“你瞧,哪边会赢?”“女孩应该会赢。”“那就是我们不需要动手啰。”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其中似乎是领头的一名大汉道:“小女孩,我好心邀你喝杯酒,可你却打伤了我几名部下,这帐怎么算。”被包围的女孩对大汉的话不以为意,反唇相讥道:“这叫好心?看你们一个个獐头鼠目的样子,就知道你们不安好心了。”这时大汉身旁的小喽啰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向大汉建议道:“老大,人越来越多了,趁早解决她吧!惊动城卫军就不妙了。”“嗯!说的也是,兄弟们上,给我活抓她。”大汉一声令下,小喽啰们便蜂涌攻向那名女孩。被几名孔武有力的男人围攻,那女孩不但没有惧意,反而露出了美丽的微笑,瞬时双手化拳,先击倒正面而来的两名小喽啰,随而玉腿一扫,又将右面的三名一脚撂倒。那女孩一下子就收拾了五名男子,围观的民众一时看得兴奋,纷纷拍手叫好。但奇怪的是,那女孩看似平常无奇的拳脚攻击,却让五名大男人痛得不顾颜面,向女孩求饶起来了,让领头的大汉气得直跳脚。在场的恐怕只有达飞与席妮能看出些内情,那女孩其实还不弱,从女孩凌厉的攻击方式来看,那五名男子可能手脚都断了。领头的大汉见五名手下向女孩跪地求饶,不由的光火了,怒斥道:“你们这些家伙,平常就会吃喝玩乐,现在还打不过一个女人,哼,我自己上。”大汉似乎没发觉其中的诡异之处,径自向女孩攻去,原本以为能让女孩吓得哇哇大哭的一记右勾拳,却让女孩看似柔弱的纤纤玉手紧紧抓住。大汉觉得颜面有失,急欲自女孩的手中挣脱。不挣脱还好,他越是抵抗,自女孩手中传来的力量就越大,让他痛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女孩一再的增加力量,让一向自负的大汉不由得求饶道:“小姐,我知错了,我的手都快断了,您行行好放过我吧!啊……呜……”女孩并没有回答他,给他的响应就只有一抹邪恶的微笑,让大汉看了是胆颤心惊。他没想到自己竟会惹上这种人,他不停的哀嚎着,叫声中的凄厉,就连围观的群众都开始同情起大汉了。达飞也是其中一个,他无声无息走到女孩身后,用强壮的手臂抓住了女孩的右手,并施加压力道:“你就放开他吧!如何?”让人无声无息的欺近,女孩顿时大吃一惊,但好强的她却不肯放手,向达飞恐吓道:“我劝你最好别管闲事啊!我是米雪家的人,是你惹不起的人,立刻放开我。”“米雪家……,好,我就跟你去瞧瞧看,米雪家是什么样的大户。”女孩发觉自己遇上怪人了,她长这么大,从来不曾让人这么欺负过,而这个人听了她的来历,不但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还要亲自登门。女孩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有趣了,向达飞微笑道:“哼,就怕你不敢来。”说着,女孩就放开了抓住那大汉的手,大汉知道女孩是他惹不起的人物后,连手下也不管了,连忙落荒而逃,而达飞也依约放手后道:“现在可以带我去米雪家了吧!”“好,有种的就跟来吧!我叫艾芙,你这乡八佬最好要记住我的名字。”女孩的态度显然十分高傲,不过这也怪不了她。长年生长于罗德国里位高权重的米雪家族,又是家人们的掌上明珠,米雪家中上上下下都不曾有人拂逆过她的意思,所以严格上说起来,艾芙还算是乖巧的女孩。倒是席妮对达飞这怪异的举动甚为不解,达飞行事一向低调,怎会去招惹罗德国里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呢?席妮是个好奇心强、凡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,她禁不住心中的疑惑,悄悄向达飞问道:“达飞,你真的要跟她去米雪家吗?米雪家在我印象中好像是个财大势大的大家族,你又为何去淌这混水呢?”“唉!一时也很难解释清楚,总之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别插手,明白吗?”“好吧!随你。”席妮以漫不经心的语气表达她心中的不满,毕竟他们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,达飞却有些事情仍放在心里不肯明言,席妮难免心中有气。经过半个小时的路程,他们走到了堪称罗德国第一世家的米雪家大门前。单看大门处已有二十名卫兵执勤,门禁深锁。全府占地近十五顷,握有上千名战士之多的私人军队,以及由骑士、魔剑士与魔法师组成的特殊工作队,人数高达一百人左右,这可不是一般人请的起的庞大阵容,因此米雪家的势力之大可见一斑。在罗德国里,米雪家的地位只低于艾丽斯神殿,俨然形成了第二势力。艾芙一进门,向执勤的卫兵分队长打了个眼色,分队长一会意,向卫兵下达了应敌的命令。“卫兵队注意,给我包围起来。”达飞早料到艾芙会玩这种把戏,拔出腰际的水晶剑,他瞧了瞧席妮,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席妮则是一副满不在乎、等着看好戏的样子。达飞摇了摇头大感无奈,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只见他缓缓举起手中的水晶剑, 香港六合正版综合资料网猛然将气集中于剑尖,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反手用劲将水晶剑朝地表一掷,造成了轰然巨响。水晶剑虽只笔直插入地表约一寸深,却轰出了一个足有五尺深的坑洞,兼且释放出强烈的杀气,让在场的士兵个个莫不胆颤心惊。这批士兵是米雪家花了大钱请来的,战力之高可不下于城卫军,比罗德军一般的士兵要强上许多。这时却慑于达飞神威,没有一个敢向达飞进攻,一些吓破胆的士兵甚至失去战志,纷纷跪倒在地。“哔哔哔哔哔……”分队长用胸前的哨子发出了紧急讯号请求增援,不久后一些好手陆续赶到,由于大门发出了紧急信号,甚至还惊动了家主蒙特烈。米雪家的卫兵终究是训练有素,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已形成了一个两翼以纯粹的战士为主,中间则混以骑士与魔剑士,在后为魔法师与弓箭手的半包围阵形,将达飞与席妮牢牢的包围在中央。达飞让数百名的战士包围是还无所谓,不过中央的骑士、魔剑士及魔法师的组合可不是闹着玩的,令人有所担忧。所幸达飞是来认亲而非找碴,否则真要是打起来的话,势单力薄的达飞纵有席妮相助,也丝毫没有胜算。这时蒙特烈走出阵中,以严峻的口吻问道:“你是谁?为何来冒犯我米雪家。”“没什么,只是来作客的而已。”达飞回答的极为平淡,他以隔空御物的高明手法自坑洞中抽回水晶剑,深沉的道:“烈空斩、无月斩、大地之怒……”“什么,烈空斩,你是……”这时蒙特烈也已认出达飞手中的水晶剑,是当初夺走他爱女的那个人所用的配剑。而在达飞俊逸、潇洒的脸庞,他也看出了达飞与爱伦和雷蒙有些神似,因此他已可确定达飞是爱伦的孩子,也就是说,眼前的这名男子,是自己的外孙。蒙特烈一时兴奋不已,却又不动声色向身后的军官道:“副官,将部队解散,恢复平常训练。”片刻后,部队已解散,各自回到修业场所继续本日的修练过程。席妮见达飞只说了几个亚格斯家绝技的名称,对方便将部队撤回,她隐约中已可猜出,达飞与米雪家一定有着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。“艾芙,给我过来。”蒙特烈唤出躲在门后的艾芙,冷冷的向她问道:“他们两人是你带回来的,是不是?”“是,是我带回来的没错。”“好,这件事到此结束,我要带他们去书房,别惊动其它人知道吗?”“我知道了,爷爷。”米雪家上上下下对艾芙皆十分溺爱,惟独蒙特烈以正确的方式管教艾芙,因此在府中艾芙也只怕蒙特烈一人。达飞来访造成米雪家不小的骚动,府中的人均议论纷纷,讨论今天达飞来访的事。有人说达飞只是仰慕米雪家的威名,前来投靠家主蒙特烈的;也有人说达飞是家主的私生子,公式专区现在认主归宗来了;更有人说达飞是米雪家以前的仇家,总之各式各样、或好或坏的传言都有。家主蒙特烈要求与达飞单独会面,达飞应允后,将席妮与亚宝留在门外,与蒙特烈进入书房,泪眼盈眶的道:“外公,我是达飞,是你的孙子啊!”“达飞,你是爱伦的孩子吗?”“嗯!”达飞忙点头称是,但蒙特烈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这件事情,悲伤的道:“我的乖女儿爱伦失踪二十几年了,你真的是她的孩子吗?那爱伦呢?还有那拐走我宝贝女儿的恶棍雷蒙呢?怎么不回来?别想骗我了。”“父亲、母亲都过世了。”“胡说,你不要再说了、不要再说了,啊……”蒙特烈压抑不住心中悲伤的情绪而嚎啕起来,门外的卫兵闻书房内的气氛有异,纷纷冲进书房护主。“大人,您没事吧?”“出去,都给我滚出去。”让蒙特烈没来由的修理了一顿,卫兵也觉得莫名其妙,只好黯然退出书房。而蒙特烈嚎啕过后,心神也略为控制住了,便向达飞问道:“你能不能证明你的身份?”说真的,在这种时候要达飞拿出可证明他身份的物品,达飞还真的拿不出来。除了一把水晶剑,可证明他是亚格斯家的人以外,他实在拿不出可以证明他是爱伦之子的物品。达飞想了许久,终于想到艾丽斯神殿的大祭司阿道夫可以证明他的身份,他开心的道:“外公,如果大祭司当人证的话,你是否就能相信我了。”“嗯!可以,我信得过阿道夫,立刻邀请大祭司来府上一聚。”“是。”随从接受了蒙特烈的命令,前往神殿邀请大祭司前来。另外提一件事,蒙特烈与阿道夫的私交极好,在罗德国里,除了国主扎伊尔与蒙特烈外,大概没有第二个人能请得动阿道夫。蒙特烈调整了思绪与激动的心情后,向达飞疑问道:“回答我,爱伦与雷蒙是怎么死的?”“父亲是让魔战士杀死,母亲则是自杀,而不孝孙儿已手刃菲尔这个凶手。”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其实当达飞说出菲尔这个名字时,蒙特烈已能确定达飞是他的孙儿了,因为雷蒙、爱伦与菲尔三人间的事情,是一段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过去。蒙特烈回忆起当年雷蒙与菲尔争夺爱伦的情景,若不是他私心作祟,想将爱伦许配给家世与米雪家相仿的菲尔,爱伦就不会离家出走,最后落了个自杀的下场。蒙特烈回忆往事甚为出神,达飞便静静的在旁等候,深怕干扰了蒙特烈的思绪,直到阿道夫赶来。阿道夫刚踏入书房时也大吃一惊,原来蒙特烈与达飞已见过面了,自己跑这一趟,想必是蒙特烈要他来确认达飞的身份吧!果然没错,蒙特烈一番客套话问候过后,开门见山问道:“阿道夫啊!你我相知相惜多年,何苦这样瞒着我呢?”“唉!看来你都知道了,的确,达飞无疑是你的孙儿没错。”“阿道夫,你要说的就这么多吗?你是我的好友,这件事你却整整瞒了我二十几年,你难道不会感到惭愧。”“蒙特烈吾友,我承认我对不起你,只求你能原谅我,当年爱伦她以死相胁,我也是不得已的。”蒙特烈深吸了一口气,想想女儿爱伦刚烈的个性,的确是很有可能以死要挟阿道夫。换言之,阿道夫也算是名受害者,得背负这个包袱度过二十余年,他的心说不定比自己还难受。蒙特烈已然释怀,对着阿道夫苦笑道:“算了,我知道你有自己的难处,爱伦这孩子个性像我,怪不得你。反正我的孙儿也回来了,哈哈哈哈……,达飞过来,来外公这边,让外公好好看看你。”蒙特烈将达飞唤至跟前,仔细瞧着达飞的一眉一目,达飞那俊逸潇洒的容颜,依稀有着爱伦的模样,他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欢。阿道夫本来不想打扰眼前这对爷孙俩相认的温馨画面,迫于大魔神已即将苏醒,忙打岔道:“达飞,你先别忙着与蒙特烈相认,告诉我,你有没有找到圣谕?”“圣谕是没找到,但我已知道圣谕的所在地,据魔法师凯伦所言,圣谕被他一分为三,分藏于诺比士塔、沃门石窟及大彼德图书馆三个处所。”阿道夫听后不觉摇头了,依据他过去所得的知识,达飞所说的三个地方,同被妖精、野蛮人及精灵列为禁地,别说一般人无法进入,就是其所在地仍是个谜。那三支奇异的种族都已消失许久,能不能找的到还是个问题。蒙特烈一脸疑惑,压根儿不明白达飞与阿道夫在说些什么。先是圣谕,然后又是诺比士塔、沃门石窟及大彼德图书馆的,全是他未曾听过的名词,蒙特烈不禁疑惑道:“阿道夫,能不能为我做个说明,我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。”阿道夫思索了一阵子,他认为蒙特烈是他信得过的人,才一五一十的道出:“圣谕是大魔法师凯伦所留下,用以打倒大魔神罗比斯的指示,而你的孙子达飞,是艾丽斯女神所选中的四名勇士之一,同时他还是剑王帕兹的后代。”“什么,我的孙儿是艾丽斯女神所选出的勇士,这……”蒙特烈这时更为惊讶了,他没想到自己的孙子居然会是四名勇士之一,又是剑王帕兹之后。蒙特烈听得是又惊又喜,紧抱着达飞,喜极而泣道:“原来我的孙子是这么了不起的人物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阿道夫见蒙特烈开心的不能自已,也不便再打扰下去,便向达飞与蒙特烈道别。“好了,你们爷儿俩好好聚一聚,达飞你明天到神殿来找我,我有要事与你商量。”阿道夫留下几句话后,转身走出书房。书房中这时只剩达飞与蒙特烈祖孙二人,他们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,一直畅谈了许久。最后蒙特烈提出要让达飞认祖归宗的提议,却教达飞婉拒,让蒙特烈有些不满。达飞解释道:“外公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,今天我只是来看看我的亲人,我暂时还不能回米雪家,抱歉了外公。”“嗯!好吧!让外婆也见见你好吗?自从你母亲离家出走后,她就没过过一天快乐的日子,你外婆见了你之后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“不,我拒绝,届时外婆就不肯让我离开了,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!”“唉!也好,外公不强迫你,不过你得答应我,在家里多住几天,让外公好好看看你。”“是的,这点我能做到。”“好了,你去招呼一下你带来的朋友吧!让她等久了也不太好,不如就让她进来吧!”“一切谨听外公吩咐。”达飞走出书房,将席妮带来。席妮一见到蒙特烈,嘴巴像是抹了蜂蜜一样,开口便是老爷子前,老爷子后的。因此蒙特烈对席妮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达飞流浪在外十几年,刚回家门便带回了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孩,让蒙特烈一时还误认为席妮是达飞的小媳妇儿,调侃达飞道:“我的好孙儿啊!第一次回米雪家就顺便将妻子带回来了吗?看来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抱曾孙了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席妮听了蒙特烈的话后,娇羞的脸都红了,小小的脸蛋变得通红,迟迟不敢正眼瞧着达飞,达飞连忙解释道:“外公你误会了,她的名字是席妮,是四勇士之一,也是我的伙伴。”席妮娇哼一声,显然是大失所望了,原来她在达飞的心中,只是伙伴而已。一颗晶莹的泪珠自她眼角落下,由于角度的关系,达飞并未察觉席妮的反应,但心细的蒙特烈却发现了。蒙特烈是花丛老手,长年花名在外,因此席妮的异常反应所代表的意思,他岂有不知的道理,所以在他的心中,席妮已然成为蒙特烈内定孙媳妇的第一人选。

      新浪财经讯 4月29日消息,大金融板块集体冲高,银行板块一马当先,券商、保险板块跟随上涨,截至发稿,宁波银行、江苏银行、平安银行、招商银行、国金证券、中国银河、东北证券、新华保险、中国太保等股纷纷走强。

    ,,香港一码两码中特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